束缚之心

[复制链接]
mili 发表于 2019-12-20 12:4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束缚之心第一部分    “呜呜呜呜呜......”    J城城郊的一个小小的出租屋内,现在正在上演一场外人看不到的大戏。    一具惊心动魄的酮体正在半空中微微晃动,如果不算在她身上的绳子的话,这句酮体完全可以称之为一丝不挂。    事实上云叶的姿势相当屈辱,原本C罩杯的乳房,根部在绳子的缠绕下显得更加庞大,而乳头上还夹着两个小夹子,小夹子底部连接着铃铛,伴随着轻微的晃动叮当作响。    而她的两条腿从左右分开连接到房顶的钢管上,形成了一个M字型,而下体则是一条由绳子做成的丁字裤。    一个红色的口球完全将云叶的小嘴撑开,口水不断的从小嘴中流下来。    而下体则塞着一个粉色的跳蛋,这大概就是云叶为什么会不停的晃动的原因了吧。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云叶自己造成的,这是她的自缚。    从小云叶就喜欢绳子,在长大一些后,云叶发现绳子的紧缚可以让自己获得无法想象的快感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而现在,因为上大学离开家里面,每个周末云叶都是与绳子一起度过的。    吊缚无疑是自缚可以达到的相当紧的一种方式,完全靠着身体重力将绳子拉紧,而这也是最不容易解开的一种束缚方式,不过好在云叶足够聪明,自缚锁与绳子巧妙的结成了一个绳扣,只要自缚锁的时间走完,那么云叶就可以拉下绳扣,到时候就能将自己分开的两条腿跪到下面的凳子上,依靠重力收紧的手部绳子自然而然的就能解开了。    自缚锁上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足够了。    云叶其实早就忘记了时间,她只能感觉到来自阴部的震动,从酥酥麻麻一直到瘙痒难耐,以至于欲望直接剥夺她的意识。    她的身体不断在半空中扭动着,带来刺激的不仅仅是跳蛋,还有绳子,绳子勒进身体的感觉从一开始的疼痛变成了现在的微爽,勒紧的白嫩皮肤周围也开始出现一些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逐渐蔓延到全身,让云叶在半空中不断扭动的身体同时微微颤抖着。    但是当这种感觉快要到达顶峰时,那不断工作的小东西却突然停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    那种即将到达顶峰的感觉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打断,让云叶美丽的大眼睛里面噙满泪水,她开始更加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消耗自己本来就所剩无几的体力,以求达到更多的刺激,来满足自己空虚的身体与心灵。    但是这明显差了一筹,就在云叶感觉到一丝丝绝望的时候,那个跳蛋突然又开始以最大马力开始运动,但是没过两秒,又突兀停了下来。    这简直是无比的折磨,那种在高潮旁边徘徊的感觉,足以吞噬任何一个人的理智。    毫无意外的,这是云叶自己设置的档位,她幻想着,能有一个主人来这样调教自己。    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有这样的爱好,包括她最好的闺蜜雪叶,那个有着一头银白色头发的女孩,她总是冷冷清清的,外人似乎很难见到她火热的一面,为数不多的笑容也仅仅是在云叶面前露出来,那种笑容,当真位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每当云叶看到那种笑容,都会微微失神。    云叶幻想的主人对象,当然就是那完美女神雪叶了。    恍惚间,云叶似乎看见雪叶那完美的笑容,而随着这浑浑噩噩的微笑,云叶终于迎来了她的高潮。    当全身在剧烈颤抖后松弛下来时,绳子勒进皮肤而产生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尽数褪去,转而变成疼痛,而高潮过后云叶也有些精疲力尽,一时间浑身酥软。    但是下体的那个小玩意可是丝毫没有精疲力尽的意思,只要还有电量,它就能不停的振动下去。    滴,自缚锁时间终于走完,这对于云叶来说是个好消息,但同时她又有些意犹未尽,但是她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进行解缚的话,那么当为数不多的体力消耗完毕,她就得在半空中待到明天早上了。    左手准确的勾到自缚锁,随后她摸索着找到那个小按钮,轻轻一按,金属锁扣弹开的声音让半空中的美人微微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拉开绳扣。    一切都朝着云叶预想的方向行进着,绳扣松开,而倒吊着的腿部猛然向下坠落,胸部的绳子因为少了两个着力点而再次收紧,让云叶轻微的发出一声悲鸣。    疼痛顺着胳膊以及胸部轮廓传入大脑,以至于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但她知道,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刻,在半空休息了大约两三分钟,云叶猛然一使劲,腿部抬起,只要能跪到那个凳子上,最难的部分就解决了。    以前她都是这么干的,但是今天出了点问题。    云叶一使劲,身体并没有抬高,反而一震,又往下坠落了一点。    “呜......”    泪水混着汗水从她脸上滑落,云叶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将吊缚的绳结打反了,这种情况下,吊缚的绳结完全被收紧,也就是说,没有人来的话,云叶将会死亡。    那一瞬间,一种恐惧混合着兴奋的感觉涌上云叶的心头,让她的身体再次颤抖起来,跳蛋给予她的感觉呗无限放大,于是,她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随即她便昏了过去。            第二部分    等到云叶再次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出租屋的床上,而旁边,就是那个银白色头发的女孩。    身上的束缚也被解开,只剩下一个龟甲缚。    “呀!”云叶的脸庞突然变红,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装扮,也看到了旁边那个冷冷清清的女孩。    “你这样做,很危险。”    银白色头发的女孩放下书,阳光给她的侧脸染上一层金黄色的光晕,她就这么看着云叶,很认真的说到。    云叶想起来了,这是她最后的一道防线,如果自己解缚未成功的话,手机将会在三小时后自动发出那条求救信息,求救的人,正是雪叶。    女孩的声音如同她的性格那样,冷清。    “对不起。”云叶的声音如同蚊子一般,她羞涩的低下了头,目光盯着自己被龟甲缚勒的更加突出的胸部。    “能戒掉吗?”雪叶直勾勾的看着云叶,她似乎并未因为面前的人没穿衣服而感到有什么不适。    云叶想了想,随后轻轻摇头。    “唉,”女孩轻轻叹了口气,“那么,你下次要是想玩,可以叫我。”    听到这句话,云叶不可思议的盯着雪叶,那完美的脸庞与银白色的头发此时仿佛变成了天使的模样,护着胸部的手也慢慢放下。    “真的吗?”    云叶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如同女神一般的女子,竟然会陪她玩这种......玩这种下流的游戏。    看到云叶这种反应,女孩抿了抿嘴唇,然后勾出一抹笑容。    一笑倾城。    “我的手法,还不错吧。”冷冷清清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让云叶的耳尖都开始泛红。    这个龟甲缚,是她绑的。    云叶的心里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没想到那个看起来对任何事情都不甚在意的女孩子,竟然会绑这种绳衣。    看到云叶没有反应,雪叶也不说话,只是站起身,用手指轻轻勾住云叶锁骨上的绳结,把她从床上带起来,然后拉到出租屋那一面巨大的镜子前。    云叶喜欢在自缚的时候从镜子里面看自己的模样,那会让她更加兴奋,但是今天,站在镜子前面的,除了那雪白的酮体以外,又多了一个银发的女孩子。    这让云叶感到了无比的慌乱。    红绳在女孩身上勾勒出美丽的痕迹,整个龟甲缚宛若浑然天成,其实雪叶绑的并不紧,但是那恰到好处的凹陷以及没有一丝多余的绳头,让云叶变成了一件艺术品。    “喜欢吗?”耳边响起的声音让云叶的身体突然僵硬,随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可以开始游戏了吗?”    什么?现在?    虽说是周末,两人都没课,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还是让云叶有些失神,但是耳边响起的声音逐渐让她清醒,并且,兴奋。    “跪下。”    那冷清的不带一丝烟火气的声音,直接就让雪叶进入了)角色,她独自玩了五年,而今天,她将浑身赤裸的,跪在另一个女孩子面前,那个女孩还是她最好的闺蜜。    雪叶不知道今后是否还能和她做朋友,但是雪叶知道,至少现在,她是主人。    皮革的冰凉刺激着云叶敏感的身体,她发现雪叶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一个项圈,正在把它戴到自己的脖子上。    项圈的正面不仅仅是一个可以放置牵引绳的钢圈,还有一个硕大的金属M印在上面。    身体又一次颤抖了一下,云叶并未反抗,而当项圈后面被金属小锁扣上时,云叶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小锁的钥匙在云叶面前晃了晃,然后直接被雪叶贴身装好。    很神奇,云叶并未感觉到过多的羞耻,她感觉到的更多的是兴奋,以至于她整个身体都有些微微泛红了。    也许自己就是一个天生的奴吧。    “走吧,带我去看看你的收藏。”雪叶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叶,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清澈,不带有一丝杂念,不过作为多年的好友,云叶还是读出了她眼睛中那一丝高兴。    这个偏僻的出租屋也就四十平米的样子,除了这个卧室,就只剩下一个不大的客厅。    想了一下,云叶微微伏地,同时抬起腰部。    雪叶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微移莲步,随后屁股轻轻的坐到云叶的腰部上。    坐的位置刚刚好,不会对云叶早成过多的压迫,同时正好可以让云叶讲自己支起来。    雪叶嘴角的弧度变得越来越大,她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这个闺蜜有M倾向,只不过没想到她竟然能做到这一步,同时有什么东西,在雪叶的内心开始悄然生长。    从镜子中,云叶可以看到,一个身着学生装,穿着白丝过膝袜,以及一双黑色小皮鞋的银发女孩,正坐在一个浑身简单绑着一个龟甲缚,带着项圈的美丽女孩背上。    随后云叶不在多想,她慢慢的爬到客厅,在沙发下,拿出来她五年来所有的收藏,整整一个大箱子。    她没有打开,而是把箱子推到雪叶面前。    打开箱子,雪叶直接愣了一下。    首先便是绳子,棉绳,尼龙绳,麻绳等各式各样的绳子占据了半个箱子,从五米到十五米的各种颜色都有,几卷静电胶带随意摆放在一边。    当然这里面的绳子还不包括昨夜被雪叶解下来随意堆在一边的三十多米的麻绳。    旁边便是一整套束缚衣,从头套一直到高跟鞋都有,这种皮质里面还有金属丝,不仅让束缚衣根本不可能被切断,而且增加了重量,高跟鞋还可以连接两个金属球,这就进一步增加了行走的难度。    金属手铐脚镣皮拷指铐林林总总有十一副,还有鼻勾,口塞不同式样大小的也有七个,以及衣服狗头套和一副呼吸限制的头套。    当然不能忘掉最重要的,那个金属牵引绳。    雪叶将其从这一堆束缚玩具种将其挑出来,然后连接到云叶的项圈上,随后拿起那个狗头套。    “你,难道相当狗奴?”    居高临下的雪叶看起来是那么的高贵,云叶趴在她的脚边,看着那对被白丝袜包裹玉足微微失神,听到雪叶的问题,她立刻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迷恋,又闪过一丝得意。    想来自己的收藏绝对可以让她震惊吧。    云叶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雪叶,我这边还有。”云叶轻轻呼唤了一声,就开始往衣柜那边爬。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雪叶站在园地没有动,牵引绳形成了一条直线,将她拉了回来。    “你应该叫我什么?”雪叶抬了抬下巴,问到。    “主,主人。”云叶猛然想起来,现在对方的身份是主人。    然后她看见了雪叶手中的皮鞭。    雪叶二话没说,扬起皮鞭对着云叶的屁股就挥了下去。    啪。    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云叶呆在原地,皮鞭打的并不重,神之没有在云叶的身体上留下什么印记,但是这一鞭子却如同击打在云叶的心上,让她真正的,正视目前的自己。            第三部分    “很好,这一鞭子是提醒一下你。”冷清的声音再次响起来,那个女孩,已经真正化成......女王。    云叶低下头,这是她第一次感受鞭子,虽然有点疼,但是那种感觉是以前自缚时从未有过的,很快那种疼痛便刺激着她的大脑,疼痛变成了酥麻,以至于让云叶微微扭动了一下屁股。    雪叶当先往前走去,白丝袜与完美的小腿在云叶的面前晃过,甚至让云叶微微吞了口唾沫。    云叶对于丝袜与鞋有着疯狂的迷恋,接下来的那个衣柜,便是证明了这一点。    从高跟凉鞋,长筒靴,到帆布鞋应有尽有,各式各样的袜子放满了整整三层抽屉,衣柜上层放着一些外出时穿的正常衣服,剩下的竟然全是情趣服饰。    雪叶奇怪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云叶,随后像是想通了什么一眼,故意将自己那美丽的足部在云叶面前晃动了几下。    云叶吞口水的声音大的都让她自己不好意思了,带着一丝哀求的目光看着雪叶,她知道自己不能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做什么。    “还有什么,都拿出来吧。”雪叶并没有满足地上那个可怜的家伙的打算,而是对着衣柜扬了扬下巴,那完美的侧脸让所有东西都黯然失色。    最后一个包被拿出来,里面,放着满满一包的,自卫用具。    各式各样的跳蛋,肛塞假阳具,拉环,其中有好多其实还没拆封,很多云叶自己都没试过,她只是想买罢了,好多东西并不敢尝试。    但是今天,必定有新鲜的玩具要用于尝试了。    并未将那个包拿出来,雪叶仅仅是随意挑选了一个遥控跳蛋,然后将云叶牵回沙发,她随后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右脚正好放在云叶脸前,大拇指的只需要轻轻一抬便能塞进云叶的嘴或者鼻孔里。    云叶耸动着鼻子,疯狂的呼吸着近在咫尺的气息。    雪叶的足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反而带着淡淡的香气,那种如同莲花一般的香气就如同她的性格一般冷冷清清,令云叶迷醉。    只不过她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似乎想起来什么一样,雪叶指了指厨房,“早饭我已经做好了,你过去把它端过来。”    听到雪叶的命令,云叶再次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完美的玉足,随后爬向厨房。    早餐很简单,每人一杯牛奶,两片面包,一个煎鸡蛋。    虽然很简单,但这可是校园女神雪叶的手艺,看着那个盘子里的食物,不知道会让多少男生疯狂,哪些富家少爷们怕是愿意花千金来买这一顿早餐。    想到这里,云叶也笑了。    虽然没有雪叶那种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的笑容,但是云叶无疑也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孩,这样一笑,在街上回头率也能达到95%。            第四部分    正当她拿起面包准备吃时,突然一只脚踩到了她的面包上。    那被白丝袜包裹的完美玉足直接踩踏住面包,并且左右摩擦,以至于面包瞬间变的干瘪,而雪叶将自己的早餐放在一边,用另一只脚抵住云叶的下巴。    “这可不是你的餐具哦!”雪叶对着门口的鞋架扬了扬下巴,瞬间云叶便明白了。    “去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餐具吧。”    其实盘子旁边放的就是雪叶的黑色小皮鞋,云叶的内心其实是无比渴望这双小皮鞋能成为自己今天的餐具都,不过她知道,自己今天已经得到的够多了,不能在过多的要求什么。    爬到鞋架边上,这里放的其实都是一些正常的鞋子,不像是衣柜里那些长筒靴高跟鞋,18cm的跟是根本不可能走路的,事实上,穿这种高跟鞋的也一般不需要走路,他们都是用爬的。    慢慢爬到鞋架边上,云叶目光扫视着这些鞋子,最终锁定在一双韩版的米白色粗跟小皮鞋上面,鞋面还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刚把收伸出去,随后便是想起来什么一般,将头伸过去,用小嘴轻轻叼住鞋面,然后爬回来。    早餐的两片面包已经被雪叶踩成薄薄的一点,并且那个煎鸡蛋也被踩碎,与面包搅和再一起,雪叶的两只丝袜上占着点点的面包屑与蛋黄蛋清,而她现在正端着那杯牛奶。    轻轻的用脚将云叶的早餐分成两份,她将其中一份放入云叶叼过来的小皮鞋中,同时命令云叶将另一只皮鞋也叼过来。    “真乖。”看到云叶将另一只鞋子叼过来时,雪叶笑着拍了拍跪在地上女孩的脸颊,随后将自己完美的足伸入两只小皮鞋。    雪叶和云叶两人的体型都差不多,所以脚也差不多大,她能感觉到食物在自己脚底下划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当真是奇妙。    最终雪叶的两只脚都进入了白色的小皮鞋,随后,她将牛奶,顺着自己的小腿倒下,那乳白色的液体顺着那足以让无数男人疯狂的小腿滑下去,浸润到皮鞋当中。    大约倒了半杯,雪叶便停了下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足部都已经被牛奶包裹,幸亏云叶挑选的时皮鞋,否则这些牛奶肯定就渗透到鞋里面了。    昨晚这些,也不管云叶幽怨的眼神,雪叶开始享受自己的早餐,而穿着过膝白丝袜与韩版小皮鞋的足,则好巧不巧的,一只脚踩在云叶跪坐的大腿面上,另一只则翘成一个二郎腿,时不时扫过云叶的胸部,让那被龟甲缚勒的更加突出的胸部,轻轻抖一抖。    这种挑逗无疑让云叶的脸颊红的发烫,并且身体也逐渐热起来。    终于,雪叶吃完了,而云叶感觉差不多过了一万年。    “把鞋脱了。”冷冷清清的声音响起,那么的高贵,那么的不容置疑。    云叶这回并没有犯什么错误,老老实实的讲嘴凑过去,咬住小皮鞋的后跟,雪叶则轻轻一使劲,呆着牛奶面包香气的玉足便抽了出来,同时正好将食物拨拉到鞋口,以便于云叶螚吃到大部分的食物。    即便是经过牛奶浸泡,雪叶的足部依旧有不少食物碎屑,而看到云叶火热的眼神,她并没有客气,直接将那完美的玉足伸到云叶面前,轻轻的一个字:“舔。”    云叶微微耸动着小鼻子,闻着那淡淡莲香混合着的牛奶面包的味道,微微迟疑了一下,想到自己那可以令男人放弃一切的小嘴如今竟然要舔别人的足,云叶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兴奋冲击着自己的内心。    “如果不想舔,那就算了吧。”看到云叶的迟疑,雪叶愣了一下,随后便是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做的稍微有些过分,再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闺蜜,虽说有着M倾向,但是让她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放下一切,也不太显示。    “啊!”看着那逐渐放下去的玉足,云叶瞬间急了,“主人,我愿意......”    而另外两只玉手飞快的聪下面托起雪叶的足部,那粉嫩的舌尖伸出在白丝袜上轻轻划过。    那一瞬间,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地。    舌尖传来白丝袜润滑的触感,这是云叶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她以前从未舔过袜子,甚至在自己玩自缚时也没这么做过,她堵口都是用现成的各式各样的口塞进行的,而今天,她似乎发现了新大陆。    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是足控,云叶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只对束缚以及犬调可能会有兴趣,没想到自己还是一个足奴。    不过这也没什么可以惊讶的,那完美的足部,估计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倒在它下面。    逐渐的,两只美丽的足部的食物残渣全部被舔干净,上面现在除了还残留一些奶香以外,就只剩下云叶的口水了。    恋恋不舍的看着雪叶抽回小脚,她将目光放在了那韩版小皮鞋上。    里面是雪叶用小脚搅拌出来的早餐啊!    当她迫不及待的趴下去时,却得到雪叶的命令:“转身,趴下用嘴舔着吃。”    虽然不知道雪叶想要干什么,但是云叶还是十分顺从的转过身去,将两双小皮鞋摆放在自己面前,趴下去用粉嫩的小舌头一点一点的将皮鞋中的食物卷进自己的嘴,然后咽下去。    说实话,云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顿早餐这么香,也许是因为食材新鲜,但云叶认为更多的可能是雪叶的手艺以及......足艺。    没吃几口,云叶的浑身就开始轻轻颤抖,无它,只是因为雪叶的足部踩到她的臀部,然后逐渐向下滑,最终,用足尖勾住了她的阴部。    那奇妙的触感嚷云叶简直不敢详细,一瞬间她似乎就来了感觉,以至于边咽食物,一边喉咙中还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很快,云叶的阴部就湿润了,她的呻吟声也在逐渐变大,鞋中的食物也在此时吃完。    就在云叶快要到达顶峰时,那在阴部不断挑逗的小脚却突然停了下来,随后冷冷清清都声音响了起来:“转过来。”    带着一丝意犹未尽以及淡淡的失望,雪叶转过身来。    “这个游戏,你还想继续吗?”出乎意料的,雪叶又一次问到。    没有过多的思考,看着雪叶脚上还带着自己一些晶莹的淫水,云叶迅速点了点头。    “那好,那么我们就正式开始了。”依旧是那冷清的声音,但是这次声音中却带上了一丝不为人知的兴奋。    看着不明所以跪在地上的云叶,雪叶的嘴角勾起诱人的弧度:“首先第一课,就是教你如何下跪。”            第五部分    啪,皮鞭带着风声砸落在云叶旁边的地板上,让微微失神的云叶反应过来。    “首先便是标准跪姿,如果我没做任何特殊要求的话,那么你在我面前就必须保持这种姿势。”雪叶看了一眼手机,接着说:“腰挺直,两手背到身后,两肩向后打开,臀部坐于脚后跟,同时膝盖尽量向外部打开。”    雪叶边说,云叶边照着做,随后她的脸颊便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这个姿势可以说是相当耻辱了,胸部因为挺直的腰以及向后张开的肩膀而变得更加挺直,而阴部也因为张开的两腿完全暴露出来。    虽说雪叶早就看过自己的全身了,但是以这种羞耻的姿势摆在闺蜜的面前,还是让云叶感觉到无地自容。    本能的,云叶想合拢自己的腿,但是看出她意图的雪叶将自己沾着口水牛奶以及淫水的白丝足准确的踩在云叶雪白的膝盖上,并且进一步向两边分开。    看着云叶都已经开始微微皱眉时,雪叶才停下来,然后将自己的白丝袜脚伸到云叶的嘴前,“把它脱掉。”    想了一下,云叶轻轻的咬住那白色的袜尖,然后向左偏头,而雪叶则从哪圆润的大腿根将袜子尽数褪下,露出那完美的玉足。    昨晚这些,云叶并没有让雪叶把袜子放到旁边,二十伸出自己葱白玉手,也不嫌弃口水,将袜子一点一点塞进云叶的小嘴,最后外面只露出一小节白丝。    云叶感觉到自己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白丝过膝袜润滑的触感刺激着她柔软的口腔粘膜以及粉嫩的小舌,同时还带有一丝淫水的气息。    想到这里,云叶感觉更加的羞耻,那是她自己淫水的气息。    雪叶另一只脚的白丝过膝袜是她自己褪下的,然后她带着一丝邪恶的笑容,把跳蛋,放到百色过膝袜里面。    淡绿色的跳蛋顺着丝袜一直滑到袜尖,在云叶面前微微晃动着。    难不成,难不成她?    云叶感觉到了一丝惊慌,雪叶要把丝袜塞入她的下体?    看着跳蛋逐渐从自己的眼前下落,然后接近阴部,云叶惊慌的微微摇头,她从未想过把丝袜这种东西塞入下体,她也不敢想象那是什么感觉。    就这样,在雪叶勾起的嘴角中,那白丝袜终于接近云叶的阴部,随后雪叶深处那完美的玉足,用拇指与食指夹住跳蛋,对准云叶的阴部,踩了下去。    跳蛋毫无意外的的进入云叶的身体,同时让她感受到一阵战栗的,丝袜的触感混着一个小东西进入她粉嫩的阴唇,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就在云叶细细体会着那种奇妙的,令人兴奋的触感时,进入身体的小东西突然开始震动起来。    而且一开始,就是最高档位。    “呜......”    这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云叶差点昏倒在地面上,但是很快,它就停了。    那种怅然若失的的感觉让云叶用迷离与哀求的眼神看着雪叶,雪叶笑了笑,她直接将云叶的哀求給无视了,而是走到一边拿起麻绳。    “因为你这是第一次这样跪,我需要给你做一些固定,让你的身体熟悉这种姿势。”    说完也不等云叶是否同意,就径直走到她的身后。    将云叶的两只玉手交叉叠在一起,雪叶以十字型将其绑住。同时多余的绳子在云叶的腰部绕了两圈,这样就将手完全固定在云叶的身后。    之后雪叶在云叶的两只脚腕上分别绕好绳子,然后绕过云叶的大腿根,几圈下来,云叶的腿部彻底不能打开了,也就是说,如果束缚不解开的话,那么云叶甚至连站立的权利都被完全剥夺。    最后雪叶将一根麻绳绕过云叶的项圈后方,微微提起,直接绕到上方的铁架上,那是云叶用来吊缚的铁架,一提,收紧,这样云叶就只能保持住这个羞耻的姿势了。    同时微微的窒息感野嚷云叶不得不保持腰部的挺直,不得不说,这种姿势还是有点难受的,就在云叶的审题努力适应时,下体再一次传来令人窒息的快感。    这次房间内的呻吟声无疑变大了不少,但是依旧很快就停了下来。    这次雪叶找到了一双黑丝袜,它的作用变成了剥夺云叶的视力。    挡眼前完全陷入黑暗时,云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徒然变敏感了许多,下体的那个小东西也变得清晰了许多,而胸部则似乎刮着冷风。    就在这时,跳蛋开始轻微的震动。    不像前两次那种疯狂的震动,这次只是酥酥麻麻的,但是经过黑暗的放大也让云叶的身体快速燥热起来,她不知道的是,云叶的手机已经打开录像,她这个状态完全被无死角的录下来。    手机中那个身上缠绕着几根麻绳的雪白酮体,嘴里被白丝袜塞满而不能说话,下体中似乎塞着另一双袜子,而且露出来的很长的一截白丝还在微微颤抖着。    拍了几张照片后,雪叶还不满足,一边将跳蛋都功率调大,一边直接将手机调成录像模式。    房间内,云叶低低的呻吟着,她每次快要高潮时那个跳蛋便会突兀的停下来,这和机器设置的有本质上的区别,雪叶可以通过云叶的表情来开关跳蛋,而每次关掉时,云叶还在扭动着身体,同时她的叫声会更加大。    这样折磨差不多又一个小时后,云叶的腿部都跪麻了,这时候血液感觉差不多是时候零,直接将档位调到最大。    “呜......”    云叶的呻吟声直接带上了一丝哭腔,二在这一瞬间,可以看见那截流出来的白丝袜正在变得晶莹,淫水很快就将整条白丝给渗透完毕,随后在地上形成一摊小小的水渍。    呼,呼,呼,呼......    云叶喘着粗气,她的小嘴依旧被塞紧,所以这样都喘气让她的小鼻子一耸一耸的,看起来极为可爱。    这次高潮是第一次,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看到那可爱的小琼鼻一耸一耸的,雪叶玩心大气,她伸出一只完美的玉足,直接将那小鼻子给夹住。    这样云叶所有的呼吸都被限制住,仅仅过了两三秒,处于求生的本能,云叶开始用舌头往外顶堵在嘴中的白丝袜。    但是很快她就绝望了,因为雪叶的另一只玉足抬起来,足尖将那稍微吐出来一点的白丝袜又给顶了回去,而且因为玉足的伸入,那可以透过一点白丝的空气也是彻底被隔开。    云叶知道了这是雪叶的又一次调教,窒息让她变得无比兴奋,同时下体的感觉也被数十倍的增强了,但是仅仅过了三十秒,云叶就开始疯狂的扭动。    浑身上下的麻绳限制着她的行动,同时项圈连接到顶部的麻绳也让云叶不管怎么扭动都无法逃脱雪叶的窒息,再加上下体的跳蛋,以及乳头上突然出现的两个乳夹,还不到一分钟,云叶就感觉自己要再一次高潮了。    不过高潮之前,云叶已经快要感觉到意识正在离自己远去,就在她快要昏迷的刹那,浑身又一次疯狂的颤抖。    没错,她又高潮了。    随后她发现自己可以呼吸了,不仅仅是鼻子被松开,就连嘴里的丝袜,也一并被那完美的玉足给夹走。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云叶感觉到浑身无比的酥软,但是她无法瘫软在地上,以为脖子上的麻绳以及项圈依旧限制着她的行动。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云叶连续高潮了两次,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只不过跳蛋还在继续跳动着,几分钟后,云叶感觉到力气似乎一点一点的回归自己的身体,这时候,跳蛋的档位猛然增大,云叶又开始低低的呻吟,同时她还轻轻的呢喃:“不要。”    雪叶似乎根本没听到云叶的呢喃,不仅将跳蛋直接调到最高档位,同时还用玉足轻轻踩踏着云叶的下体,而两只玉手也不老实,直接抓住了那一对雪白的小白兔,开始揉搓。    在这种三重刺激下,云叶并没有做什么抵抗,仅仅过了几分钟就高潮了。    地上的水渍已经从一小摊变成了一大滩,此时雪叶终于把云叶的束缚解开。    然后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收拾干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