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1/11】 那些年,曾经玩过的游戏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3-1-11 20:3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刚开始接触游戏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25年了。就算我能够活到75岁,
我人生的三分之一,都已经是在游戏的陪伴下度过的。现在留在心中的,那些经
典的,或曾经让我痴迷的游戏们,似乎已经化作记忆的碎片,铭刻在了我灵魂的
深处。记得以前有一本书,是UCG出版社弄的,叫游戏人。其实我们这一代,
很多热爱游戏的朋友,也正如这本书的名字一般,成了一个游戏人。

  初始游戏机,是在小学二年级,也就是1987年的春天。那个年代物资匮
乏,连普通的玩具都弥足珍贵,所以当在一家电器维修店见到了任天堂FC的时
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超级震撼的。估计开这店的小伙子,在当时也一定是个
潮人,才会花高价买了这么一台新事物。他试着把这个用做商业用途,虽然只有
一个卡带,便是任天堂的马里欧,当时俗称采蘑菇。于是他便开始收费,二毛钱
一局三条命,我自然也上去尝试了一把,可惜才8岁的我,又是初接触手柄的操
作,战果自然是惨不忍睹,连第一小关的一半都没到,便把三条命死了个精光。
可这家不伦不类的山寨游戏店,因为实在太不成气候,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而当时似乎已经在工人文化宫出现了早期的街机,只有几台的样子,记得是
荒野大镖客,和194X之类的,代币的收费也不低,两毛五分一个,代币和后
来的比较不同,有点像纪念币的样子,上面浮刻着" 桂林" 二字,图案有山有水,
可惜没收藏一个到现在。这里我记得我也玩过一次,反正很快就灭了。

  三年级的时候,当地的重点中学的一对退休老师夫妇,终于开了一家专业的
游戏室。老师的眼光就是不同,一眼便看出了这个东西对孩子的诱惑力有多么大,
他们趁着退休空闲,花了血本从上海买了四台任天堂的FC,往那一字一排,再
配上几台十几寸的彩电,要我现在形容的话,霸气!至少当时绝对是。而他们也
开创了本地游戏机收费的新规矩,包时!两块钱一小时。

  对于我们这些靠着几毛钱零花钱的毛孩子来说,想玩个一小时那是休想。于
是便都掏出珍贵的零花钱凑在一起,才能玩个半个小时。而自己一个人想玩的话,
估计只能包个一刻钟。时间虽短,可当时的我们却都乐此不彼,看看现在我儿子
两岁都已经把IPHONE,IPAD玩个不亦乐乎,现在的孩子可能根本想不
到我们当时的情景了。

  而当时想把游戏机玩得爽一点了,除了家境好的可以央求父母直接把游戏机
买回家的以外,一般的孩子就只有在期中期末的大考里,得到一个好的成绩和名
次,才能要求父母多给点零花钱,让他们可以在游戏室中多混一会。

  四年级的时候,家门口突然开了一家街机厅。其实就是租个民房,把三四台
国产的盗版街机放在一起而已。而且代币的价格没变,一块钱四个,代币的图案
有点像忍者镖,中间是" 中兴" 两个大字,比起桂林那种,就粗糙了许多。这一
年我的零花钱好像多了一些,一天玩个两到四次,已经不成问题了。于是我便因
此结识了CAPCOM的传世经典,街头霸王。

  刚练的时候,觉得朝难的," 阿多干""好友干" 这些超级绝招,根本无法顺
利地每发必出,幸亏遇到上来对战的,多数也是和我差不多的档次,而因为我家
就在旁边,每天必来修炼的缘故,我的实力很快就算得上出类拔萃了,在这个小
小的街机厅中成为了一把好手。

  于是邻居便尝尝见到到了饭点,我的母亲很自然地冲到了马路对面的街机厅
中,扯着我的耳朵把我拉回家吃饭的戏码。这样的事情三天两头出现,他们都习
以为常了。我当时一直认为自己的实力算得上不错了,可一个意外却一下子粉碎
了我的美梦。那时香港还未回归,有一个香港的乡亲带着孩子来这里探亲,而那
个满口粤语的小孩虽然根本不会普通话,却在亲戚家的孩子陪伴下,来到了我们
这个街机厅中玩了一把。

  我只能用一个词形容当时的情景,惨剧。我们的实力在他的面前,简直就像
普通的江湖汉子,遇到了会独孤九剑的风清扬一般,除了被虐,根本就没有还手
之力。他让我们见识了,什么叫做连击。当我们一个个瞪大双眼看着他的表演时,
才知道我们离外面的一流水平相差有多远。于是我们一个个排队般地上去被他虐,
而看到他精彩的连击,旁边的观众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呼声。初版街霸我记得有
一个BUG,三下重击就能使角色晕厥,但问题就在于,你晕的时候挨上三下一
样继续晕。于是我们只要一个失手,就几乎是被干到死。直到后来,旁边的人都
被打服气了,再也没有勇气上去了。接着就是看他在那里用各种华丽的连击虐待
电脑,而周边围着的一圈人都久久不肯离去,就算那人玩爽了走开了,都半天没
人有脸坐上去,相信都大受打击吧。这件事一过去,我们便都又有了努力的目标,
可以说这个香港的小乡亲,是给我们开辟了一条通往更高境界的路。不久后,很
多人都练成了那些看似华丽的连击,导致后面的对战变得很可能一招便是定胜负。

  街机厅中,除了街霸,也有其他留传于世的经典游戏的,比如三国志吞食天
地,比如美军空战,就是那个靠加油维持的飞机游戏。吞食天地我不算拿手,而
空战我玩得还算不错,运气好的话一币过关,就算运气不济也能见到BOSS的
面。

  那时候的孩子们,在学校里吹嘘的都是我多厉害我多牛逼,然后下课了同学
之间便去操练一番。后面又出现了大量的经典游戏,街霸四大天王版、名将、圆
桌武士、复仇者、西部牛仔等等难以尽数的好游戏,伴随着我的童年充实着我的
快乐时光。

  原来街机的崛起,我渐渐远离了FC,认为FC的画面还比不上街机呢,而
且街机不是包时,只要水平可以,一个币半小时都不成问题。但SEGA的MD
(那时候直接称之为世嘉机),却打乱了原本已经被街机抢去风头的局面。刚见
到MD的画面时,觉得这个画面真是太好了,好真实的感觉。以现在的眼光,当
然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和当时第一眼看过去的感觉就是如此。

  MD出现在游戏室里的时候,游戏不算很多,知名的有战斧、快打三人组、
四大天王,但MD的包机费用,却是FC的1。5倍,所以除了已经参加工作的
年轻人以外,我们学生族是根本消费不起的。而MD出现不久,便有了更新我们
概念的新游戏,SLG,当时我们称作战略片。第一个被引进的是忍者武雷传说,
这个游戏让我知道了,原来游戏还可以是这样子。因为早期的游戏,清一色都是
ACT,根本就没有别的游戏形式,而武雷则等于开了一个先河,让我知道游戏
世界一样也是别有洞天。

  很快的,台湾人出了MD上的三国志,不是光荣的那个系列。这个游戏迅速
风靡了所有的游戏室,但玩的人群却大都是有稳定收入的青年人,你想以那时的
包机收费,能有哪个学生能够承受整天坐在那里玩这个游戏的消费?我们也只能
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那些在三国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大龄玩家们。

  学习机的出现,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因为这个经典的东西,美其名曰是学习
机,其实对我们学生而言,它就是游戏机而已。而我也很快买了一台,于是终于
从在外消费,变成了在家中奋战了。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大街小巷出现了不少卖
盗版卡带的游戏店。而我们的零花钱,很自然地从在外面包机玩,变成了积累在
一起,去买一张中意的游戏卡带。这样的游戏店,一边卖一边还是可以换的,只
要确认你的卡带没有问题,只要花费十元就是补差价换一盘新的卡带。但我们大
多数时候都不舍得这十元钱,而是自己内部换来换去,怎么个换法呢?因为SL
G类的游戏比较贵,所以基本是ACT的换ACT,SLG的换SLG。

  我因此认识了任天堂的经典传世SRPG(当然这是后来的说法,当时都叫
战略片),火炎之纹章。在游戏店里见到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它的第一作了,
真正在国内打响名气的,是它的外传。它让我首次进入了那个奇幻的世界之中,
剑士、修女、天马、骑士、弓手、魔族、魔法、神器等等从未接触过的概念,让
少年的我无比着迷。从此我便爱上了所谓的战略片,玩了因为难度过大而人气不
足的一代,暗黑龙与光之剑。还有勇者斗恶龙系列,以及一些国产的外星科技制
作的RPG。

  当时虽然已经出现了掌机GB,一来经济上不充裕,二来这东西太伤眼睛
(当初的GB残影很严重),所以就没怎么感冒。倒是后来出现了GBC,画面
终于稳定了许多,这才玩了一下上面的游戏,但除了勇者斗恶龙系列,以及它的
怪兽篇,其他游戏都没留下太多印象,那个最红的口袋妖怪系列,也玩过几作,
总觉得有些幼稚,身为小屁孩的我,都看不上。

  上了初中,随着我的慢慢长大,游戏的世界也在不断成长。SFC凭空降世,
再次提升了游戏的品质,而这时的玩家,已经分为了两派人。因为PC的出现,
已经有一部分人投入了DOS游戏的阵营,有些的目的很简单,玩色情游戏。这
是游戏机上没有的,而少年人出于好奇心,已经对这些很感兴趣了。记得他们偷
偷地把一张宝贝一般的软盘,插进古董级的PC之中,打出一道道诡异的DOS
指令后,出现了256色的神秘的色情游戏时,那种狼一般的眼光,让人毕生难
忘…

  我却对SFC或者PC兴趣都不是很大,除了画面变好了,早期这两个平台
上并没有出现太牛逼的精品,所以我宁可继续玩我的FC,玩我的战略片,而没
有早早投入到新的平台之中。

  只到SFC有了博士磁碟机这东西,游戏卡带变成了一张张可以随时改变内
容的磁碟,都无需任何花费的时候,超任这个机子才火爆起来。虽然博士3磁碟
机的功能还是不太全面,也挡不住大量的免费游戏引来的高人气,超任开始火了。

  真正吸引我开始玩超任的,却是火炎之纹章,圣战之系谱的出现。这部无比
成功,却让制作人加贺无比无奈的作品。它让火纹达到了系列史上的最高峰,至
于对于这部作品的贬褒,我就不说了,因为网络上实在太多,没什么好说的。

  因为玩超任,我再次成了游戏室中的包机一员,而这时游戏室已经出现了后
世网吧的常见经营模式,包夜。从23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7点,8个小时的时
间,游戏室的老板以较为便宜的收费来让游戏迷们有彻夜作战的机会。我毕竟还
是一个初中生,所以也不敢太狂妄,只是在一次头脑发热的情况下,才第一次包
了夜。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过夜,第二天回家只是说玩到晚了就在同学家里睡了,
家里人也不会想到我会跑去游戏室过夜,并没有指责我什么。但是有了第一次,
便会有下一次,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便又跑去通宵了几次,相比99年开始流行
的网吧包夜,我也算是早了几年了。

  因为SONY的乱入,游戏界也变得风云突变了,虽然PS发售在94年,
可真正霸气侧露,应该还是因为SQUARE的叛变加入。因为游戏画面的不断
进步,越来越多的厂商都开始发觉卡带这个载体的局限性。而SONY虽然是后
起之秀,但优秀的硬件配置和CD- ROM的载体,成为了他们最好的选择。连
任天堂四大台柱之一的SQUARE,终于也叛变投入了SONY的怀抱,事实
证明SQUARE的决定是正确的,游戏界和现在的手机界一样,不求新不改革
便会被迅速淘汰,如今的NOKIA,很多人大概根本想不到会在短短几年内被
苹果弄成现在的地步吧?只能说NOKIA不懂得人心,而乔布斯每天早晨的"
Whatdouwant?" 真的成功了。

  SQUARE在PS上推出的最终幻想7,真正实现了FF的国际化,从此
最终幻想成为了世界性的名作,而它的老对头DQ,却始终是日本人的国民RP
G而已。97年也是PS上好游戏百花齐放的一年,无数经典之作如同春笋般冒
了出来,使得SONY迅速坐稳了游戏界的霸主之位。刚刚上高中不久的我,自
然是不断疯玩。因为这几年家里对我管束较松,使得我去游戏室包夜的频率变得
超高,记忆中有一年的暑假,有一大半的日子都是在游戏室里过的夜,实在是荒
唐无比。那时年纪轻,底子好,通宵完后去上课根本不在话下,甚至有几次包夜
完,还和游戏朋友一起去登山,要是放在现在,睡饱了去登都会累得要死。

  玩着游戏,日子过得飞快,很快就我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到了异地,经济上
比起以前又宽裕了许多,于是我刚到学校便自己买了PS2,电视和音箱。PS
2的时代是我游戏生涯中全身心投入的最后一个时代了,中间虽然也玩了很久网
游,但我一直认为网络游戏得和电视游戏区分开来,不能算在一起。因为电视游
戏还可以说是一种艺术,而网游映射的却完全是社会。但是网游的出现并非没有
意义,它让社会完全认识和接受了游戏这个原本被称之为电子海洛因的东西,玩
游戏的终于不再是小众,而是绝大多数的年轻人。

  大学中,在寝室有一台游戏机是非常惬意的事情,和室友玩玩实况,砍砍无
双,不同寝室之间都会窜门交流一下。而上课时则掏出个GBA,玩玩火纹啊恶
魔城之类的,大学本就是混日子,早没了以前的那种压力。而那些玩网游沉迷的,
除了吃饭睡觉,便就是整个在网吧安家,偶有情况必须回来的,都是一群人在那
边不停讨论着游戏的什么什么。我观之只有会心一笑,这样的场景和我小学时何
其相似。同时也感叹着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竟然已经十多年过去了。

  大学毕业进入社会后,因为各种原因各种压力,开始变得没有精力再去玩游
戏了,除了PSP还偶尔拿出来玩一会以外,对要端坐在电视或显示器面前玩的
游戏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了。其实是人变懒了,在外面累了一天,回来哪里还有精
力去玩费神的游戏?就算是玩PSP的游戏,都是金手指开道,把作弊当家常便
饭了。

  而今,我已成家立业,因为老婆对游戏完全不感兴趣(也不对,NDS上和
手机上的益智游戏她一玩就是半天,虽然我觉得超级无聊),所以更是没有拾起
游戏的想法,就算是看到最新的PS3和Psvita,都一点没有冲动去弄一
个玩玩。反而是愿意把钱都拿去买智能手机和平板,现在满大街的果粉,是个人
都会在你不经意之间逃出个爱疯,打开个什么游戏乱划一气,实在让人感叹世道
变了,那个因为玩游戏被通报批评,全校学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你的时代,再也
不复存在…

  有的时候,与以前游戏结识的朋友联系的时候,下意识都会问一句:" 兄弟,
现在玩什么呢?" 对方大多都会笑笑,说哪里有心思去玩游戏了,忙别的还来不
及了。原来这样的情况,真的不只是我一个啊,身在社会,便不再有那种单纯的
追求快乐的欲望了。

  其实这么多年下来,游戏已经成为了自己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了,虽然
不怎么玩了,但却时不时都在关注着游戏市场的走向,看着SONY从以前的不
可一世,变成了现在也是混着日子半死不活的样子。日本那些大牌公司也因为游
戏市场的不景气纷纷抛弃了之前的恩怨,合为一体。当年如果谁告诉我SQUA
RE和ENIX会合成一个公司,我肯定是笑而不语,但事实就是比想象更难以
让人相信,你却不得不信。

  现在移动平台上也加入了一些新的优秀游戏厂商,比如gameloft
(这个公司其实在2000年就成名了,NOKIA的塞班上就有大量的经典迷
你游戏),比如Com2us,这些都是十分优秀的游戏公司,也给游戏界带来
了新的血液,我相信总有一天,电视游戏和移动平台的游戏总会殊途同归,合为
一体。因为商家逐利,哪里有钱赚,哪里就会出现它们的身影。

  我的儿子现在已经会玩一些诸如打地鼠的小游戏了,以后他能玩到的,一定
会比我这个老爸更多,更棒。小时候我曾经想,等我当了爸爸,一定不会死掐着
不让儿子玩游戏,不去制止他玩游戏的欲望,现在80后都成家立业了,开明的
家长应该不只一个。他们生在现在这个学生压力无比巨大的年代已经是一种不幸,
我更不会去剥夺应该属于他们的童年的快乐,对于这个你要疏导而不能堵,只要
他在8岁不去玩18禁的东西,那就没有什么问题。再说了,其实说不定我们现
在的孩子,比国外同龄的更为早熟还不一定呢。

  最后只说一句,玩了半辈子游戏了,我不悔!(怎么感觉像倚天屠龙记的某
句话了?算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